1. 首页
  2. 百科
  3. 怀孕期

胎教故事:矮矮胖胖的中年男人

  去京都办事,回来的时候,从京都的河原町站乘阪急电车返回大阪。

  我坐在站台的长椅上等候。坐在我左边的,是一位上了些年纪,但身材依旧纤细的日本太太,身着紧身黑色蕾丝上衣,头戴一顶宽大的遮阳帽,还戴着一副墨镜。我的右边,则是一位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妈妈,婴儿车里躺着一个胖胖的小宝宝,正津津有味地啃自己的小脚趾。

  这个时候。站台上走过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个矮矮胖胖的中年男人,背着个双肩背包,穿着大红T恤,看年纪已经40出头了,走路居然还一蹦一跳。他突然停下来,站定在那位纤细太太的跟前,十分吃惊、十分口吃地大喊道:

  “啊?这……这个女,女人!戴、戴,墨,镜……”

  接下来,矮胖男人开始站在我们的对面,边鼓掌边有节奏地反复高喊:“女人!女人!!女人!!!”

  我吓了一跳,忍不住仔细看一眼这男人,表情憨傻,眼神痴呆,原来是个智障者。我内心的第一反应是,马上逃走——我是个联想特别丰富特别迅速的人,一看到智障者,第一反应是联想到在日本发生的多起智障者袭人案;第二反应是想跟前这位智障者会不会在下一秒钟突然起动……

  我想要逃走。准备站起身来时,习惯性地环视了一下周围——这个“习惯性环视”,转换成日文语意,大致是“阅读空气”。在日本生活十多年,不知不觉中养成的一个习惯,就是“阅读空气”——在做决定之前,习惯性地先看看周围人怎么做,然后自己也跟着做。说好听点,“阅读空气”带有集体主义精神,说难听点,“阅读空气”是典型的个性扼杀法。将你的个性主张,掐死于尚未付诸行动的思维摇篮之中。

  果然,在我习惯性地“阅读”了周遭的“空气”之后,那想要逃离现场的念头,被活生生地“掐死”了。我看到:那位年轻的妈妈,依旧十分镇静地扶着她的婴儿车,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婴儿车内的小宝宝,依旧在啃脚趾头。而那位纤细太太,她居然朝着那住智障者微微点头,嘴角露出些许笑容,似乎在赞许什么。在这位纤细太太的微笑中,智障者慢慢地安静了下来。就在这时,电车进站了。

  在电车上,我一直在回味这件事。日本的智障者,可以自由出入任何公共场所,只是一般都会有一名看护人员跟在他们身边。这些智障者,在人们聚集的公共场所,经常会做出些奇怪的动作,或是发出怪异的叫喊,但至今为止,我从未见过一个日本人因为身边有智障者而露出不悦的表情,更没见过有谁转身逃走。

  我不知道刚才我身边的日本太太,内心是否与外表同样镇静,抑或她们在内心与我一样恐慌,但出于教养。外表上尽力保持镇静?以日本人“阅读空气” 的习性,只要有一两个人保持镇静,就可以产生“全场镇静反应”,反之,只要有一两个人恐慌,就可以出现“全场恐慌效应”。而唯一不用“阅读空气”的,是日本的智障者。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