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百科
  3. 怀孕期

第一次出去执行任务

  传音器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这不是演习……”

  我随大家来到枪械室,拿起了我多次擦拭的MP5,两年来它一直跟随着我,心里涌起了强烈的感情。不知有多少匪徒在我的枪口倒下。我没有一丝怜惜。

  我叫夏羽,是一名特种反恐部队队员。两年的特警生活让我的心已经麻木起来。也许不是麻木,我的心早已死了。当她被匪徒枪杀的那一瞬间,也许我的心就已经死了。从那以后我考入了警校,也许是我训练的刻苦也许是别的原因,我被选入了特警队。特警队的训练是痛苦,也是残酷的。但是残酷的训练使我暂时忘记了她,我喜欢去训练场,那里能让我麻木的心不再痛苦。

  那是我第一次出去执行任务。当我手中MP5的火舌喷倒一个匪徒时,我很平静,甚至没有一丝惊讶,反而觉得心里很舒服,仿佛为她报了仇一般。突然有人碰了我一下,顿时把我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我转头一看,是队长。队长平时是个很和蔼的人,可是如果你在训练场中见到他就会发现他的工作态度可以让所有的人汗颜。队长的脸上写满了关心,对我道:“小夏,你怎么了?又想起她了?”队长是唯一知道我心事的人。我笑了笑,道:“没有,想点别的而已。”可是我眼中的忧郁没有逃掉队长的眼光。他长长的叹了口,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队长突然对我道:“小夏,你知道吗?根据资料显示,这次绑架张博士的匪徒就是几年前‘海燕中学’绑架案的匪徒。”闻言,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MP5.

  “海燕中学”是留下我欢乐和痛苦的地方。就在那里我遇到了我一生中的最爱也是在那里我失去了她。我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真的?”队长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猛然间车子一顿,停了下来。队长严肃道:“检查装备,下车。”我们来到了一个郊外的仓库。人质和匪徒都在里边。队长站在队伍前道:“夏羽带领第一组由后门潜入,张楠带领第二组由前门潜入,狙击手占据质高点拦截漏网的匪徒。大家要随时保持联络。明白了吗?”众人齐声道:“明白了。”队长又道: “好!行动!”

  我带着第一组向后门潜去,一路上无惊无险没有遇到任何麻烦。转眼间我们来到了后门。在拐角处我用反光镜发现两个匪徒守在后门。我拔出随身的匕首,想张强做了手势。张强也拔出了匕首跟着我向后门潜去。转眼间,我和张强已经到了匪徒的背后,我们一齐把匕首划向匪徒的咽喉,同时捂住了匪徒的嘴,使他们不能发出一丝声音。

  两条尸体软倒在地。忽然一阵急促的枪声由前门方向传了过来,我知道是张楠他们和敌人交上火了。整理了一下手中的MP5,我对大家说:“进门,我们去支援。”张强伸手去推门。猛然间我发现门上竟然栓着跟细线。一个念头闪电般闪过我的脑海,“手榴弹!”我一把抓住要打开的门。抽出军刀划破细线,一个手榴弹从门上掉了下来,我伸手接住。

  好狡猾的匪徒!

  我拿起手榴弹拉开引线向匪徒的方向扔去。一阵剧烈的爆炸声过后,匪徒的枪声稀疏了下来。我命令道:“冲!”拿起手中的MP5向匪徒扫去。匪徒的枪声虽然稀疏但是依旧很是猛烈。我们和匪徒对峙着。望着这群曾经害了她的匪徒,我恨不得把他们一个个的杀掉。我从狙击手中拿过狙击枪。瞄准一个匪徒,“砰!”一个匪徒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

  我重新瞄准另一个匪徒,络腮胡子,就是他!就是他当初杀害了我的爱人。我的手在颤抖。突然目标从我的视线里消失。我一愣,突然一颗子弹打在我的旁边。狙击手!匪徒居然也有狙击手!我收起枪目光游移开始寻觅敌人的狙击手。

  他在二楼!匪徒的枪声慢慢的停了下来。只剩下敌人的一个狙击手了。我拿起心爱的MP5以S步向敌人绕去。一颗颗子弹打在我的身后。终于他没有子弹了。我也来到了他的身边,乌黑的枪口指向了他的头。他抛下枪。他的目光是那么的熟悉。突然她说话了,“羽,开枪吧!”

  竟然是女人的声音而且好熟悉!是她的声音!不可能!她已经死了!

  我一把拉下她的面罩。是她!!是我死也忘不了的面孔。我的手在颤抖。眼中溢满了泪水。

  她没有死。我仿佛听到了队长的声音,“小夏,小心!”我扭了下头。“砰!”一声枪响,我仿佛感觉到子弹穿过了我的心脏,就象我当初失去她一样的疼痛!我缓缓回过头。看见她手中的****还在冒着青烟。枪口慢慢的指向了她自己的心脏。

  迷蒙中我听见她对我说:“羽,以前只是个骗局。现在我来陪你了。”“砰!”

  一声枪响!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