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百科
  3. 怀孕期

升天的神鸡所铸造的宝物

  总爱把几根头发盘踞在光脑门上的马局长,挑了个好日子,率众直奔深山鸡鸣乡。这也难为了马局长,这一向工作多,请柬少,难得一顿白吃。恰巧,日前看到了鸡鸣乡申请开发鸡鸣寺旅游的报告,秘书又鼓动说:“乌鸡发源于鸡鸣乡,补肾生发的功效特别好。”马局长早就知道乌鸡补肾生发,一听来了兴头,便决定藉这个由头走一趟。

  市里的头儿进山,孙乡长就任以来还是头一次,他东奔西跑,紧紧张张的搞了个欢迎会,无非是学生摇旗夹道迎接,鼓乐齐鸣。在会上,马局长嘴中给乡民们讲着宏篇大论,心里想着乌鸡,便伸手搂了搂脑门上的几根头发。秘书心领神会,便示意孙乡长压缩议程。

  结束讲话后,马局长象征性地拿了几本书和局里捐的旧衣物,便站在一边抚摸着蔫肚子,还乐呵呵地向人点头。秘书急忙给孙乡长递眼色,孙乡长不得窍,秘书只得耳语孙乡长,孙乡长才红着脸匆匆的准备去了。

  席中,大家扛着油嘴,喷着酒气,夹着香烟,谈天说地夸本乡。说起了周朝末年,老子路过这里,称赞乌鸡神奇,那只乌鸡就乘着紫气祥云升上了天宫,这里便称鸡鸣乡。那老子后来写了5000字的《道德经》。马局长一听,挥着鸡腿说:“什么老子,这般夜郎自大!写了5000字就称老子。我哪一次讲话不是万儿八千字,那我早就称老老子了吧!”

  “照你这么说,那孙子写的《孙子兵法》就十分谦虚了。”大家循声望去,原来是端菜进的村小王老师。马局长油光的脸上尴尬地闪过一丝不悦,光脑门越发红亮了,便自我解嘲般用筷子翻着盘子中的乌鸡道:“唉!这鸡怎么没腿?啊!”王老师说:“局长,你的吃碟……”马局长一看,自己的吃碟中早已横卧着一对鸡腿光骨头,就讪讪地说:“唉!听说鸡鸣乡的乌鸡三条腿嘛,咋少一条腿呢?”大家一笔了之。

  饭后,孙乡长便请马局长一行去川道看古迹。行到一座年久失修的破败庙院里,久断香火人烟的院子里显得十分凄凉。马局长说:“你们乡反对封建迷信工作还做得不错嘛!”孙乡长忙道:“这是隋朝的庙宇,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只因没钱修补才成了这般模样,前几天的报告就说的这座庙宇。”马局长瞟了一眼孙乡长,依稀记起这回事,便沉着脸向前走去。

  马局长端详着偏殿前的一个大鼎,旁若无人地高声道:“好鼎,不愧为隋朝的宝鼎嘛!瞧这花纹,样式,气派……你们说对不。”随从们鸡啄米似的连声附和,夸局长博学多才,高兴起来的马局长,忽然看见鼎上铸着几个模糊的楷书大字,上前细辩良久,朗声道:“安民,泰国,嗯,原来这鼎是隋朝的安民,从泰国运来的,怪不得这么金贵呢?”

  孙乡长顾忌领导的脸面,不便提明说清。随从们习惯于官大表准,虽然听出了破绽;也都顺情附和着。只有陪同的村小王老师笑道道:“上面写的是‘国泰民安’,不是‘安民泰国’,那是隋时鸡鸣乡的老祖宗为祭那只升天的神鸡所铸造的宝物。”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