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百科
  3. 怀孕期

胎教故事:一丁点儿大的尿灵

  老苏州人都叫奚医生为医半仙,尊其祖父为医圣,其父为医仙。奚医生初行医,奚家的名声在他手里一落千丈。后来,他得了一味药,治好了不少不治之症,才名震苏州城。

  老苏州人谈到奚家治病,药到病除,人人都竖起大拇指。同行中,有人偷偷抄奚家的药方去治同样的病却治不好。其中的奥秘不但外人不知,就连奚家不行医的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因为那时中医世家有个规矩:秘方只单传给其子。奚家治病还有一个谜:他家开出药方,让病家到药店抓好药再到他家过目,说防止药有误,其实是另加上一味药,另加上的到底是一味什么药,无从得知。

  奚家的男人都在礼—男人一律不抽烟喝酒。半仙的父亲60岁那年,有几家大户报医仙救命大恩,联合在松鹤楼摆下酒宴给他祝寿。盛情难却—在酒宴上,医仙一时高兴,破例喝了三盅酒。酒后波士顿真言:他奚家之所以能治愈人家治不好的绝症,是因为他家有祖传的半块尿灵作药引子之故。

  尿灵者,乃是在阴暗潮湿处置上的有细微裂缝的尿缸,尿从缸缝里慢慢洇渗出尿滴,其渍经千百年后才能凝固出一块天蓝色晶,形似扁平的壁玉,这是稀世之物呵!

  医仙在世时,给半仙只传下仅有半粒米那么一丁点儿大的尿灵。半仙第一次行医,一位老农请他治鼓胀病。半仙将那一丁点儿尿灵全用上,治好了老农的病,其后就难以治好绝症了。为此,半仙家一度门庭冷落。

  也该奚家的医业有振兴的运道。半仙母亲生了场大病,他多次亲自到沐泰山给母抓药。有一次,他步下阴渡僧桥,看到以前被他治好鼓胀病的那位老农在清除桥脚下的一堆碎缸片—这是被废弃的一排尿缸碎片。据说,一千多年前,这一带茶馆酒楼星罗棋布,品茗喝酒的人都到阴渡僧桥下那排缸里解手。时代变迁了,这儿,开起胡开文笔店、沐泰山国药号、杜三珍熟肉店……在南浩的街头盖了公厕,人们就很少到那潮湿的桥脚下小解,久而久之,那排尿缸就破碎了。话说那位老农见了半仙,喜出望外,忙从怀里取出从碎缸片堆底下捡到的似玉的东西,问:“奚先生,这是何物?”半仙看后,眼睛一亮,立即叫上两辆黄包车,拉到他家门口,把老农让进内厅。半仙对老农作揖:“您捡到的那块东西叫尿灵,我看缺这味药,您能卖与我否?”

  “奚先生,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它能当药给人治病,您就拿去用吧!”半仙给老农100块大洋,老农不肯收。半仙说:“您不收钱,我不取您的物!”推来推去,最后老农说:“罢罢罢—我收下您的钱,恳请先生今后多给穷苦人治病!”半仙连连点头:“一定,一定……”

  自得尿灵后,半仙治好了不少身患绝症的病人,名扬四海。各地病人纷纷前来求他治病,门庭如市。

  1944年冬的一个夜晚,日本一个少佐之妻血崩病危。翻译知道,要治愈此病,非半仙不可,他自知请不动半仙。他苦思冥想心生一计:让在新苏丝织品厂做工的妻妹找同厂工友—半仙的一个表妹去请。翻译先生把那日本妇人送到半仙表妹家等候,并让她打扮成中国妇女的模样。果真,半仙到其表妹家给那日本妇人治好了病。

  抗战胜利了,那翻译官摇身一变,跟随其妻弟成了国民党接收大员。他深知奚半仙有些家产,便想狠狠敲诈他一下—说他曾给鬼子少佐妻治过病,是汉奸。有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半仙。半仙急得似热锅上的蚂蚁,当晚,他带着家眷离开了苏州城。

  有人说,半仙侄儿让他去投奔了太湖游击队;也有人说,那晚苏州地下党派人护送他去参加了新四军,当了军医,不管怎么说,反正,奚半仙从此再没有回苏州。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