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百科
  3. 怀孕期

胎教:莫名其妙地羡慕和妒嫉

  不知从何时起,我患上了慢性咽喉炎。我曾看过许多医生,也吃了不少中药西药,可就是不见效,这讨厌的疾病常常令我十分难堪,有时,一家人正安静地吃饭,我兴许就会忍不住“咳!咳!咳!”地干咳起来。声音之大令妻无法忍受。另外,我有熬夜的习惯,有时夜里妻和不满周岁的女儿刚刚入睡,正在爬格子的我又发出了令人厌烦的“咳咳”声。女儿被惊醒后常常大哭不止,妻也无法入睡。

  妻曾数次大声地对我发泄心中的不满:“你就不能改一改这个不良习惯,或者吃点药?难道单位领导正在台上讲话你也会大声咳嗽?”

  “不良习惯?”难道我愿意这样吗?这该死的咽喉炎,真是害死我了。可对于妻的指责我却无话可说。在家出丑挨说也就算了,我也习惯了,幸好我没有在单位出丑。

  那天,机关召开全体职工大会,局长要在会上宣布有关建职工家属楼的事情。这件事对于我们每个人都很重要,因为听说将来要取消福利分房,这也许是我们在机关的最后一次福利分房。目前不少人从小道消息中已经得知,局长准备把这几百万元的工程交给他小舅子的建筑工队。局长小舅子的所谓“四方国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是一个空架子,施工人员大多数是临时雇用的外地民工,而且也无专业设计人员。如果把工程交给这样的施工队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机关里的同事平时怕局长怕惯了,对于他的决定,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当面反对。这事看来十有八九没改了。

  果不其然,局长说了几句开场白后马上切入正题:“……关于大家瞩目的职工宿舍的工程,经过局党组反复讨论研究,决定交给实力雄厚、施工质量过硬的四方……”此时我的喉咙竟突然痒得难受,仿佛有千万条小虫在里面争相蠕动,我憋得满脸通红。

  “咳!”我的突如其来的一声惊雷似的咳嗽声犹如一颗定时炸弹一样惊得局长和会场的全体同事们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我。刹那间,我羞愧悔恨得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完了,看来今后没有我好日子过了。”

  局长竟半天没有讲话。后来,竟奇怪地结结巴巴起来:“……啊,这个,关于职工宿……舍工程……我……我看还是招标比较合……合适……”

  “哗……”全场顿时爆发出一阵经久不息的掌声。

  局长没有食言。不久,经过公开招标,职工宿舍工程终于让一家全省有口皆碑的大公司争走。而且,目前工程进展十分顺利,竣工指日可待。这些天我整日提心吊胆愁眉苦脸,不用想,房子肯定没有我的份了,局长不收拾我就不错了。

  有一天,局长把我找到办公室。我心里忐忑不安,心想,局长要报复我了。

  奇怪,当我走进局长办公室时。看到局长的面孔竟很慈善。局长很亲切很温和地对我说:“上次全局开会。我当时本来准备把家属楼工程交给我小舅子的建筑施工队,幸亏你及时暗示我不应该这样做,我才幡然醒悟,改变了决定。不久前,我小舅子施工队承包的一幢办公楼发生了楼倒人亡的恶性事故。不仅他受到法律的应有惩罚,而且那家单位的领导也受到了处罚。教训惨痛啊……”

  末了,局长对我说:“听说你的住房条件很差,这次也该改善改善条件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是在做梦。我的心中如同喝了蜜一样甜,直到走出局长室,我的嘴还没有合拢,这正是人们常说的“因祸得福”。

  几个月后,家属楼提前竣工,我和妻一家三口兴高采烈地搬进了两室两厅的新居。那些和我条件差不多的同事都莫名其妙地既羡慕又妒嫉。

  从那以后,我的咽喉炎一直没再犯过。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