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百科
  3. 怀孕期

胎教故事:一个打着伞的人

  十一月的天气,早晚已有寒意了。五点半的时候,天已擦黑了,路灯亮起来了。

  古塘街是娄城较僻静的一条马路,再往前就要出城了。这条路行人稀少,车子也不多,因此路灯坏了也没人来换,整条路朦朦胧胧的。

  这天,有点毛毛细雨,打不打伞都无所谓。细雨迷蒙中的古塘街除了几个小店、发廊外,大都关门下班了。

  这时一辆小车急驶而过,大概司机急着回去吃晚饭,车开得飞快。突然,司机发现一个打着伞的人匆匆穿过马路,司机急出一身汗来,急忙踩刹车,可心急慌忙中踩了油门。那个打伞的人顿时被撞出了几米以外,那把黑色的布伞飞起来又缓缓落下……这一切都是在刹那间发生的,快得连过路人也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可车祸已出了。那位打伞的中年人嘴里吐着血泡,连一句话也没讲,脚伸了伸,就不再动弹了。等送到医院里,一切都晚了。

  还好,死者身上有身份证,有电话号码本。死者的身份很快查明:乃市城建局副局长邢光明。

  司机一听死了个副局长,吓坏了。他承认车速过快,可这邢局长为什么横穿马路呢?

  经反复勘查、盘问,最后定性为交通事故,司机与死者各负一半责任。

  刑光明家属不服,认为这中间有猫腻,要求彻底查清。家属提出了两点疑问:一、冬令季节,政府机关五点下班,按正常情况,他应该已到家,因为国泰新村离城建局只十来分钟路程。这古塘街在城北,他没理由跑到这儿来呀。二、单位里否发生了什么事,而瞒过了家属,至少遇难那天单位里有过什么事。要不然,他晚回来或不回来,必会打电话回来。

  公安局的人员想想也觉得蹊跷,决定查一查。

  关于刑光明下班后不回家,却绕道跑到了古塘街,有人提出了几种可能性:

  1.去同事家或朋友家;

  2.去那儿约会;

  3.去散步;

  4.排遣心情;

  5.自杀。

  经查,那天单位里没什么事,作为一个副局长,他仕途看好,有望升任正局级呢,上级组织部门已来考察过。可以说他是春风得意之时。

  如果按这个前提,他去同事家或朋友家看望一下,联络一下感情,是有可能的。但查了一下,古塘街那边并无城建局同事的房子。据刑光明家属回忆,也没听说过他有什么要好的朋友住那一段。

  去约会这倒不能完全排除,刑光明才四十岁,正是年富力强之年,外面有个把相好的算不得什么让人吃惊的事,只是会是谁呢?单位与家属回忆来回忆去,都未发现蛛丝马迹。会不会是他做得太隐秘了?

  去散步似乎应排除,因为那天有雨,天又冷,一个人跑那么远去散步于理不通,除非他心中有事。他会有什么事呢?

  公安局的到底是公安局的,查了刑光明死前手机的通话记录,结果发现那天通过一次电话,发过三次短信,联系最频繁的是一位太平洋保险公司的推销小姐。再查下去,刑光明并没有给自己买什么保险,倒是给那位推销小姐买了五位数的保险。冰山的一角开始露了出来。

  经查,最后一个短信息是一个包工头发来的。只几个字:“曹总出事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

  或许是一条大鱼呢,可惜已是死老虎了。

  刑光明家属请求公安局不要再查了,说入土为安,让亡灵安息吧。

  公安局的人回答说:“已按你们家属的要求查了,恐怕停不下来了。”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