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百科
  3. 怀孕期

胎教故事:刺鼻的气味

  我们在自己的生活中总是被物质的占有欲所裹挟,被无尽的雄心所推动,千方百计去获得高薪的工作,坐豪华的汽车,住阔绰的房子。也有另一种人,他们终其一生,不刻意追求,表面上窝里窝囊却又乖巧油滑。也许,我们同这种人的友谊才是真正富有的标志,它标志着我们宁愿去过简朴的生活,羡慕对这种生活心满意足的人们。

  我就曾认识这样一个人,那是在我刚从法学院毕业的时候。我那时是那样的自信而又雄心勃勃,仿佛世间的事情没有一件办不成的。我想往上爬,跻身于上流社会并且财运亨通,我想出人头地结交法律界名流。但我没有料到工作后遇到的第一件事就办得极不顺利。

  那天,我的上司派我到名叫新缪灵的农村小镇,给一名叫奥利弗•卢肯斯的人送传票。我们需要这个人在法律程序上做证人,可是他对我们发去的信函不予理睬。

  当我到达新缪灵这个小镇时,所见到的情况顿时使我对恬静、简朴的田园风光所怀的那种热烈情绪一落千丈。那里的街道像淌着烂泥的河流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唯一使人看着顺眼的是那位车站的邮递员。他大约40来岁,一副憨厚快活的神情。他的工作服显得很邋遢,但很合体,一眼可以看出他是一位下层人。

  我告诉他我想找一位名叫奥利弗•卢肯斯的人。

  “卢肯斯?一个小时以前,他还在这儿来着。这个要强的年轻人,一会想干这,一会儿想干那,但一件事也干不成。他可能到弗莱茨•贝内克店铺后面打扑克去了。我说,小伙子,你为什么急急忙忙要找卢肯斯呢?”

  “我想找到他后,赶下午的火车回城里。”我的话讲得一本正经,讳莫如深。

  “我有一辆出租车,我把它开出来,咱们一块开车去找卢肯斯,他玩的大部分地方我都知道。”

  他是如此开朗和友好,以至我被他的热忱深深地感动,当然,我明白他是想做生意,但他的好意是真诚的,如果我不得不为找卢肯斯而付车费的话,那么我甘愿把钱给这位好心的人,我给他讲好的价钱是每小时2美元。

  他开出车来喊道:“喂,年轻人,这就是你的四轮马车。”他那爽朗的笑声,仿佛把我当成他的老朋友了。而且他已经把为我找奥利弗•卢肯斯当成了他的任务。

  他说:“年轻人,我不想多管闲事,但我猜得出你是向卢肯斯来讨债的。他还欠我玩牌的50多美元呢。他可真不赖,别想从他手里抠出一分钱。如果你穿着这身衣服想从他那里收回你的钱他会起疑心,并从你眼皮子底下溜掉的。假如你让我办这件事,就会好些,我会到弗莱茨•贝内克那儿去找他。你藏在我身后,不要叫他看见你。”

  我很高兴他这么做。如果光我自己,可能找不到卢肯斯,但有了这位见多识广的司机的帮助,我确信能找到我要找的人。我把他当成了知心人,告诉他我是来给卢肯斯发传票的,而他拒绝当我们的证人,尽管他的证词将使我们很快了结一桩案件。这位司机聚精会神地听着。我还相当年轻,一位40来岁的人严肃地听我讲话还是第一次,我感到十分得意。后来,他把我藏在他的肩膀后面大笑着说:“好吧,我们要叫卢肯斯老兄大吃一惊。”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